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欧阳宗亲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宗亲网帐号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手机版注册帐号 演示网站帐号如何绑定QQ 演示如何在宗亲网发贴 发图 演示如何注册宗亲网站帐号 演示
中国编年表——[族谱工具]《欧阳修家世》欧阳运森著《欧阳世家》欧阳绣程编著《三欧家书》欧阳鹏著
查看: 412|回复: 0

[转贴] 欧阳氏遗文辑补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9-20 19:3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查看高清大图,发布族谱信息,查找更多同宗,享用更多功能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宗亲网帐号

x
《全宋文》失收欧阳氏遗文辑补
欧阳健欧阳萦雪
摘  要:《全宋文》收罗宏富,然所收欧阳氏仅欧阳修、欧阳澈、欧阳守道三位有文集传世者。笔者从史书、方志、家谱中,觅得欧阳发《先公事迹》、《鄂州武昌县尉欧阳府君墓志铭》,欧阳棐《集古录目记》,欧阳中立《逍遥堂记》,欧阳珣《谱序》、《续编谱图序跋》,欧阳忞《舆地广记序》,欧阳之秀《律通自序》,欧阳伋《欧阳谱序》,欧阳文龙《荐德亭记》、《上江太守检样先生书》、《郡学增祀监丞公记》、《绍兴录善集序》,欧阳子荣《义历续谱序》等九人十四篇,可供补辑遗文之参考。
    纂辑一代全文的总集,始于嘉庆十三年(1808)由文华殿大学士董诰领衔的《全唐文》,其后,严可均以个人之力,编成《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》(包括《全上古三代文》《全秦文》《全汉文》《全后汉文》《全三国文》《全晋文》《全宋文》《全齐文》《全梁文》《全陈文》《全后魏文》《全北齐文》《全后周文》《全隋文》《先唐文》),直与《全唐文》相接,学者称便。
唐而后的断代总集,首推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曾枣庄、刘琳先生主编的《全宋文》。此书历经二十年爬梳剔抉、搜辑校点,2006年由上海辞书出版社、安徽教育出版社联合出版,收两宋近万名作者的文章178292篇,总字数逾一亿字,容量十倍於《全唐文》,其中95%的作家此前未被编入过专集,不少孤本珍本是首次披露,堪称宋代文史资料宝库。
“网罗放佚,使零章残什,并有所归”,是《四库全书总目·总集类》提出的纂修总集的准则之一。《全宋文》巴蜀版前言,亦将“收文力求不重不漏不误”置于首位。新版《全宋文》序言,更称“普查搜采之难”为“四难”之最,说:“宋代文章,有别集流传者七百馀种,如以无别集而文章零散传世者合而计之,作者将逾万人,作品超出十万。故编纂《全宋文》,自别集、总集之外,史乘方志、类书笔记、碑刻法帖、释道二藏等,均应在网罗之列。既名为《全宋文》,即蕲能无一篇遗漏者。”曾枣庄先生更下定决心:“宋代的一切著述,只要是搞得到手的,都要搞到手。”可谓悬鹄高远,志向阔大,令人钦佩。
面对这套三百六十册的煌煌巨著,在赞赏其收罗宏富、涉及面广、编排合理、易于检索、有助研究的同时,不由得令人想到:它会不会如《全唐文》存有遗漏,甚至需要如陆心源《唐文拾遗》、《唐文续拾》,陈尚君《全唐文补编》那样,来补辑遗文、新增作者呢?
    笔者对宋文向无研究,近年因研究姓氏文化,颇留意欧阳氏的文学作品。怀着以上的好奇心,对《全宋文》进行检索,发现全书所收竟然只有欧阳修(1007-1072)、欧阳澈(1097-1127)、欧阳守道(1209-1273)三位有文集传世者,不觉吃一大惊。
欧阳守道《经训堂记》称:“欧阳世远矣,自汉兴,先圣之书甫出壁藏,即以经师名家,立于学官,讲于禁殿,而父子祖孙传于儒林。汉氏既衰,斯文中丧。涉唐武德贞观复起,率更令在诸儒间,其文艺亦拔一时而名后世。暨于文忠公生遇圣代,卓为儒宗,既以粹然经术,佐天子致太平,而孙石之学,曾苏之文,扶翼主张,一于公是赖,士到于今,受其赐也。盖自周衰至于今,天下凡三治,每一治欧阳氏必以文学著闻,虽不尽同,而大较可见已。”《全宋文》只收三位欧阳氏的作品,显然不足以反映有宋一代“欧阳氏必以文学著闻”的盛况。
    顾名思义,“全宋文”应指宋代全部已有的全部文章;要做到这一点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古代书籍历经的灾难,向有五厄、十厄、十五厄、十六厄之说。现存的宋代文集,只能是沧海之一粟。仅从现存文集着眼,就必然会遗漏许多散见于他处的文章。而史书、方志、家谱,向被视为历史的三大支柱,由此入手,不仅会寻到发现的线索,而且能搜集到重要的文章。
以欧阳氏的著述为例,《宋史》艺文志著录有:
欧阳丙《三礼名义》五卷
欧阳融《经典分毫正字》一卷
欧阳迥(一作“炳”)《唐录备阙》十五卷
欧阳伸(一作“坤”)《经书目录》十一卷
欧阳忞《巨鳌记》五卷,《舆地广记》三十八卷
欧阳浚《周纪圣贤故实》十卷
欧阳发《浑仪》十二卷,又《刻漏》五卷》一卷,《晷影法要》一卷
欧阳邦基《劝戒别录》三卷
《欧阳衮集》一卷
《欧阳备集》五十卷,又《别集》二十卷
    所著录的多数文集,如今确已亡佚了,但欧阳忞的《舆地广记》却是存在的。欧阳忞为欧阳修族孙,徽宗政和中(1111—1118)作《舆地广记》。此书虽为区域地理专志,但欧阳忞自撰的《〈舆地广记〉序》,遵循凡例当补入《全宋文》。
《宋史》律历志谓:“淳熙间,建安布衣蔡元定著《律吕新书》,朱熹称其超然远览,奋其独见,爬梳剔抉,参互考寻,推原本根,比次条理,管括机要,阐究精微。其言虽多出于近世之所未讲,而实无一字不本于古人之成法。”又谓:“久之,宜春欧阳之秀复著《律通》”,且评价道:
    《律通》上、下二篇:《十二律名数》第一,《黄钟起数》第二,《生律分正法》第三,《生律分变法》第四,《正变生律分起算法》第五,《十二宫百四十四律数》第六,《律数傍通法》第七,《律数傍通别法》第八;《九分为寸法辨》第九、第十,《五十九律会同》第十一,《空围龠实辨》第十二,《十二律分阴阳图说》第十三,《阳声阴声配乾坤图》第十四,《五声配五行之序》第十五,《七声配五行之序》第十六,《七声分类》第十七,《十二宫七声倡和》第十八,《六十调图说》第十九,《辨三律声法》第二十。真德秀、赵以夫皆盛称之。
    律历志还全文载录欧阳之秀《律通》自序近二千字,理当补入《全宋文》。
    艺文志著录的欧阳发,为欧阳修长子。他与欧阳棐的传记,都附在欧阳修传后:
    子发字伯和,少好学,师事安定胡瑗,得古乐锺律之说,不治科举文词,独探古始立论议。自书契以来,君臣世系,制度文物,旁及天文、地理,靡不悉究。以父恩,补将作监主薄,赐进士出身,累迁殿中丞。卒,年四十六。苏轼哭之,以谓发得文忠公之学,汉伯喈、晋茂先之流也。
    中子棐字叔弼,广览强记,能文辞,年十三时,见脩著《鸣蝉赋》,侍侧不去。修抚之曰:“儿异日能为吾此赋否?”因书以遗之。用荫,为秘书省正字,登进士乙科,调陈州判官,以亲老不仕。修卒,代草遗表,神宗读而爱之,意修自作也。服除,始为审官主簿,累迁职方员外郎、知襄州。曾布执政,其妇兄魏泰倚声势来居襄,规占公私田园,强市民货,郡县莫敢谁何。至是,指州门东偏官邸废址为天荒,请之。吏具成牍至,棐曰:“孰谓州门之东偏而有天荒乎?”却之。众共白曰:“泰横于汉南久,今求地而缓与之,且不可,而又可却邪?”棐竟持不与。泰怒,谮于布,徙知潞州,旋又罢去。元符末,还朝。历吏部、右司二郎中,以直秘阁知蔡州。蔡地薄赋重,转运使又为覆折之令,多取于民,民不堪命。会有诏禁止,而佐吏惮使者,不敢以诏旨从事。棐曰:“州郡之于民,诏令苟有未便,犹将建请。今天子诏意深厚,知覆折之病民,手诏止之。若有惮而不行,何以为长吏?”命即日行之。未几,坐党籍废,十馀年卒。
   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,欧阳发、欧阳棐都是宋代文化史上的重要人物。欧阳发(1040-1089)少好学,师事胡瑗得古乐钟律之说,究历朝君臣世系,制度文物,旁及天文、地理等,有《宋朝二府年录表》、《古今系谱图》及《浑仪》、《刻漏》、《晷影法要》等,仅仅因文集不传,在《全宋文》竟然没有一席之地,显然是不合适的。实际上,欧阳发非无传世之文章,《文忠公集》附录有他写的《先公事迹》,对欧阳修“为人天性刚劲,而气度恢廓宏大,中心坦然,未尝有所屑屑于事。事不轻发,而义有可为,则虽祸患在前,直往不顾”的秉赋,“与人言,抗声极谈,径直明辨,人人以为开口可见心腑。至于贵显,终始如一,不见大官贵人事位貌之体,一切出于诚心直道,无所矜饰”的性格,“平生以奖进贤材为己任”、“乐成人之美,不掩其所长”的精神,都有亲切细致的描述,不予收录,可谓遗珠之憾。
    再如欧阳棐(1047-1113),字叔弼,是欧阳修第三子。英宗治平四年(1067)进士乙科。历知襄、潞、蔡州,后以坐党籍废十馀年,有《蔡州文集》二十卷,已佚。但欧阳修《集古录目》附有他的《〈集古录目〉记》,记录了欧阳修的叮嘱:“吾集录前世埋没缺落之文,独取世人无用之物而藏之者,岂使出于嗜好之僻,而以为耳目之玩哉!其为所得,亦已多矣。故尝序其说而刻之,又跋于诸卷之尾者二百九十六篇,序所谓可与史传正其阙谬者,已粗备矣。若撮其大要,别为目录,则吾未暇,然不可以阙而不备也。”又记下了自己的考订感言,说:“盖自文武以来,迄于五代,盛衰得失,贤臣义士、奸雄贼乱之事,可以动人耳目者,至于释氏道家之言,莫不皆有。然分散零落数千百年而后聚于此,则亦可谓难矣。其聚之既难,则其久也又将遂散而无传,宜公之惜乎此也。”
    与正史相比,地方志所收的材料更其丰富。有心人尤其注重于历代单篇佚文的收集。如夏允彝《长乐县志》艺文志序曰:“载籍之易散而难聚也,文人姓氏易泯而难传也,自古叹之矣。况长邑僻在一隅,苟非鸿公巨卿,安能以空文走天下?……自来长邑,乃知炳然可传者尚多,海内所传,百不得一也。为详志之,读其书论其世,岂曰文焉已乎?”《安福县志》艺文志序亦曰:“昔班史纪艺文,仅列篇目。及有明修志,乃载及词章,非体例异也。志以纪事,文艺即纪事之言,凡政治所系,因革所宜,以及山川风物,吊古言情,皆有不容自已之心,然后其事传者文亦传,其人亦因以并传。”《永丰县志》就收有欧阳发的《鄂州武昌县尉欧阳府君墓志铭》,对曾任韶州曲江主簿、象州司理参军的欧阳通理“守而不渝,勇而知义,不屈于贫,不挠于利”的品德予以彰扬。《永丰县志》加按语道:“此碑在永丰县沙溪之严坑,距崇国公墓十里许,旧为土痤。道光间,树拔碑出,其圆劲古朴,宛与六一公阡表碑笔势相似。”“人以文传”,将《先公事迹》、《鄂州武昌县尉欧阳府君墓志铭》、《〈集古录目〉记》补入《全宋文》,让欧阳发、欧阳棐占有了一席之地。
    各姓家谱的编纂者,多有重视先人文存的自觉意识,如《白沂欧阳三修族谱》设有“遗翰志”,其序曰:
    锓遗翰,所以为文献征也。孔子叹夏商之礼不能言,以文不足以证之也。是故发挥性命,扬推世教,恒必由之,文之不可以已也。
    永和在宋元者,不可缕计,谱凡三修,科甲三十馀,撰之己,赠之人,岂无文翰?监丞、节孝、巽斋三公,皆有文集;其他讳鈇者有《寓庵集》,汉老有《朴庵集》,讳彝者有《乐庵集》,其名虽传,而文不获睹,可胜叹哉。今所存,不过灰烬一二之馀焰耳。以宋、元、明、国朝为次,其中多杂著,标题不一,难悉分类。本支先后所得于诸名公者,间一附之。
    虽然,文,文也;献,贤也。无文则献不显,非献则不知所以重其文,世大家更不可以无献也。今之子弟,二其才者,稍知章句,乘时侥幸于一时之进取,侈然自多,先世有美德即知之,以为不必述也;其不才者,骄悍纵肆,无所顾忌,行乎墟墓之间,而嬉焉遨焉,不少动其心,先世有美德即知之,不能述也。然二者均之为不肖也。刻存此,所以便吾宗子姓知所珍重,曷求免于不肖哉?慎毋使后人而复叹后人也。纪《遗翰志》。
    欧阳氏宋元科甲三十馀,撰之己,赠之人,文翰当极可观。然考《遗翰志》所云“监丞(欧阳珣)、节孝(欧阳中立)、巽斋(欧阳守道)三公,皆有文集”,传世的惟欧阳守道《巽斋文集》;他如欧阳鈇的《寓庵集》,欧阳汉老的《朴庵集》,欧阳彝的《乐庵集》,当时已是“其名虽传,而文不获睹”。今所存,不过灰烬一二之馀焰耳。在《白沂欧阳三修族谱》中,收有欧阳中立的《逍遥堂记》,欧阳文龙的《荐德亭记》、《上江太守检样先生书》、《郡学增祀监丞公记》、《〈绍兴录善集〉序》,赖谱书所载保存于世,可补《全宋文》之阙。
    欧阳中立,字存道,欧阳万五世孙,登元丰二年己未(1079)时彦榜进士,授河南司户参军,迁淮南节度推官,知江陵府松滋县事,又任中武军节度使掌书记,知怀州武陟县事,加通直郎,所至多所树立。为司马光门人,崇宁(1102)元年蔡京立《元祐党籍碑》,书司马光等三百零九人之罪状,欧阳中立与欧阳棐俱入,名下注“故”。其《逍遥堂记》为元丰庚申(1080)所撰,文曰:
    逍遥堂,始余高祖之所建也,逮今五十年,而会稽文士子和,方辟其基葺其而一新之。且永和为庐陵之盛地,而清都观永和之胜槩,逍遥堂者于清都尤更幽绝。
    然斯堂之设,非以为游宴嬉戏之所,与夫探奇揽胜者之居也。梁栋柱璴,奈梚榱桶,无繁文丽藻以为崇饰,无雕虫篆刻以为荣观,纯素质朴,高明疏洁,足清净而脱喧嚣,乃以为逍遥者之所寓也。堂之前具有馀地,广数百步,晴空爽夕,举目一瞬,鲜有疑碍。花芳药苗,佳蔬异果,靡所不有;杉松筠桧,旁种环植,远远映带,若此者,人固以为美矣。至于方外之士,一徬徨乎其侧,见俛伸乎其下则疑,亦不独以是为美也。又有滴足以袭贞神,爽足以栖其气,物象之广,莫有发于意之外。户牖之虚白,有待于心之贞。四胜之美,若可以寓目而情不在也。或琴或弈,或触或欹,若可以适性而志不专也。非忧非乐,非动非静,以遂其天年,则此逍遥之所得而为斯堂者,亦将有待于其人乎。
    呜呼,物之生乎天地,而涉乎人间世,其能游乎逍遥亦寡矣。盖命于阴阳,役于造化,则制有数,丽于有形而不自知也。故大椿之修,而老于春秋;朝菌之短,而不知晦朔。修短虽不均,而其生一也,数制之然也。制于数者,则有修短之可忧;制于形者,则有上大之可悲。悲忧之态作,则彼物之所以不能逍遥也欤。若夫遗形离散,均修短,齐小大,睹冥极而游于无穷,则然后可达夫名斯堂之旨也。
    余升其堂,阅其名,喜为之书其立室之意,而与述其所谓逍遥之诏者,意使一曲之士览其文,惊其柱言而馀有所得也。彼有蔽蒙,不解贪骛,躁进役役以待尽者,又不足以与之语此。
    文记逍遥堂之修建,发挥出一番“均修短,齐小大,睹冥极而游于无穷”的议论,文情并茂,弥足珍贵。
    欧阳文龙,嘉定庚午(1210)进士,历任从政郎,监三省枢密院激赏酒库门。《荐德亭记》为嘉定三年(1210)所撰,赞扬欧阳中立之“主张国事,扶植正学”,欧阳中立因反对王安石新法,入蔡京所立《元祐党籍碑》。此文记其对策语曰:“国家自熙宁以来,新参预政,学不知道,勇于去君子,勇于塞人言,勇于任民怨,以天下之事惟出于我己者为最,是以天下之材惟出于新法,若为私有。”可补正史之阙。而主张国事,扶植正学,则是宗旨之所在。
    欧阳文龙《上江太守检样先生书》为嘉熙三年(1239)所撰,以为“忠义之气,散在字壤间。不以有生而存,亦不以无生而亡。日月虽往,而耿耿之在心者,不与之而俱往也”。欧阳珣(1081-1127),字全美,又字文玉,号欧山,欧阳詹之十世孙。崇宁五年丙戌(1106)进士。金人犯京师,朝议割河北绛、磁、深三镇地讲和。珣率其友九人上书,极言祖宗之地,尺寸不可以与人。及事急,会群臣议,珣复抗论当与力战,战败而失其地,它日取之直;不战而割其地,它日取之曲。时宰怒,欲杀珣,乃遣珣奉使割深州。珣至深州城下,恸哭谓城上人曰:“朝廷为奸臣所误至此,吾已办一死来矣,汝等宜勉为忠义报国。”金人怒,执送燕,焚死之。欧阳珣是一位微官(监丞),初上不可割之书,是他;继执不当割之说,是他;竟奉往割之命,也是他。从程序上讲,割地是君命,执行并无不可;但从道义上讲,割地又是卖国,是绝对不能执行的。欧阳珣便处在“将从义而妨命乎?抑徇命而违义乎?”的矛盾之中。结果,欧阳珣选择了徇命死在河朔,监丞虽死,而馨风所至,百年而如新,监丞虽死而不死矣,堪称是忠义的颂歌。
    《郡学增祀监丞公记》为淳祐七年(1247)所撰,靖康之厄,欧阳氏以言死国者二:一是欧阳澈,一是欧阳珣。作为后世子孙的文龙,为表彰先辈之忠义,费尽周折,终于使其祠于学宫,其以“监丞乃天下之忠义,非一家一国之忠义”赞之,十分贴切。
    《〈绍兴录善集〉序》为淳祐元年(1241)所撰,皆为表彰欧阳珣而作。欧阳文龙称颂其“忠义之气,散在字壤间。不以有生而存,亦不以无生而亡。日月虽往,而耿耿之在心者,不与之而俱往也。”感情激越真切,弥足珍贵,当补入之。对于前辈伟人欧阳珣,欧阳文龙堂而祠之,赞而记之,又萃集鸿笔题咏为一编,担心“志士杀身成人而没世无称也”。
    说到欧阳珣,由于惨遭杀害,其文集不存,幸好《欧阳宗谱》存有他的《谱序》、《续编谱图序跋》,《谱序》为宣和三年(1121)所撰,与《续编谱图序跋》皆存,弥足珍贵,当补入之。
    此外,《欧阳宗谱》还收有欧阳伋的《欧阳谱序》、欧阳子荣的《〈义历续谱〉序》。欧阳伋曾令阳山,宰会稽,知饶州,知靖州,新差知处州,罢新任。楼钥(1137-1213)《攻愧集·静退居士文集序》:“欧阳文忠公为本朝文章宗师……。尝访求遗文于馆中,仅三十馀篇,每恨不得其全。公(欧阳修)之孙伋守连州,以公家集二十卷锓诸版而来求序,始得而尽见之。……欧阳氏久不振,连州能传斯文,于其家世,尚勉之哉。”其《欧阳谱序》为嘉泰甲子(1204)所撰。“世系有远近,而伦序自若;人事有穷达,而谊弗可渝”,是处理族谱的指针,决不能“不求其序而相视辽邈,不顾其谊而自谓超绝”。
    欧阳子荣,生平待考。《〈义历续谱〉序》为淳祐十年(1250)所撰,皆当补入之。欧阳修是欧阳家族最有成就者,序曰:“戊之后迄今十有四五世,未即闻如文忠公者,岂将有所待耶?”
    在中华姓氏中,三欧是小姓,尚且有如许阙漏,则王、李、张等大姓之阙漏,当更加可观。闻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有《全宋文补编》意向,故撰此小文,刍荛之献,以备一采耳。
2014年5月28日
    欧阳健,男,1941年生,福建师大文学院教授,世界三欧(欧、欧阳、区)宗亲联谊会名誉会长。
    欧阳萦雪,女,1973年生,山西大学文献学硕士,福建师大闽台区域研究中心馆员,世界三欧(欧、欧阳、区)宗亲联谊会网责任编辑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宗亲网帐号

本版积分规则

任何网站和个人未经本站允许,请勿转载或复制本站文章及相关电子资料。
任何对本站文字及图片等资源的转载,编辑行为均属于侵权行为。违者必究!

Copyright © 2008-2016 www.ouyangCN.cn 欧阳宗亲网 版权所有
扫二维码关注欧阳宗亲网微信公众号

手机版|小黑屋|歐陽宗親網 ( 渝ICP备16000242号  

GMT+8, 2017-12-16 16:59 , Processed in 0.304242 second(s), 21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OYCN X3.2

© 2008-2016 ouyangC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